15817174448
曾经的牙膏龙头,净利断崖下跌,牙膏备案流程何时启动?
作者:i美妆头条  2022年02月18日

去年,牙膏备案的征求意见曾让各牙膏生产企业倍加敏感。牙膏备案流程和政策暂未落定,两面针便发布了业绩预减的公告,公告表示,2021年业绩预减公告称,预计公司2021年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为800万元至1200万元,与上一年相比减少4600万元到5000万元,同比下降79.31%到86.21%。


图片

图1:图截自两面针《2021 年年度业绩预减公告》

 

昔日凭着“一口好牙,两面针”的广告语火爆家用牙膏市场的本土龙头品牌,在2004年登录上交所,可谓“出道即巅峰”。而今财报却显示频频亏损,不受资本市场待见。两面针到底怎么了?


01


图片

连续14年扣非为负

靠中信证券股票“苟活”


对于业绩的断崖式下跌,两面针如此解释:“主要是由于交易性金融资产(公司所持有中信证券)公允价值变动约-2500万元。该项资产公允价值变动的综合影响(含递延所得税)导致当期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约4600万元。”简单来说,就是两面针在“中信证券”上“栽了跟头”。

 

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据公开资料显示,1999年,两面针作为发起人参股中信证券,投资1.52亿元获9500万股,占中信证券总股本的3.83%。多年财报数据显示,从中信证券获得的投资收益已成为两面针利润构成的重要部分。

 

记者梳理发现,两面针从2010年开始就多次抛售其所持有的中信证券。2015年、2016年、2018年抛售的中信证券数分别为不超1000万股、不超1162万股和不超1200万股。2020年,两面针依靠中信证券获益3500万元,为公司扭亏为盈,实现5800.63万元的净利润立下了“汗马功劳”。而早在2018年上半年,两面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就亏损了1212.28万元,前三季度之所以扭亏为盈并盈利214.54万元,主要的原因也是出售了中信证券的股票。

 

据统计,多次抛售的中信证券股份前前后后为两面针带来了超10亿元的收入依赖投资收益调节业绩,靠卖中信证券股票狂揽业绩颓势,两面针一次又一次扭亏“保壳”,免于退市。

 

图片

图片来源于两面针

 

2022年1月17日盘后,两面针发布公告称其仅持有中信证券865.98万股,拟全额认购中信证券配股不超过129.9万股,需使用自有资金不超过1875万元。

 

不难看出,两面针对中信证券“情有独钟”,而靠卖股“养家”的背后,是两面针业绩飘绿的现实。

 

图片

图截自两面针2020年年度报告

 

公开资料显示,扣非净利润是指扣除与企业经营无关的经常损益后的净利润,这个利润才是真实地反映企业经营盈利状况的“照妖镜”。而据两面针财报显示,2006年至2019年,两面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非后净利润均为亏损状态,直到2020年,两面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非后净利润才转正达90.21万元。

 


02


图片

多“城池”失守,业务节节败退


曾经风头无两的两面针,于2006年正式提出多元化发展方针。

 

彼时,两面针布局了包括日化、医药、房地产开发和纸业在内的精细化工等多个与牙膏不相关的产业。不过,多元化的发展战略并没有给两面针带来预期的效益,多方的经营支出反而让两面针账面上的资金缺口越来越大,现有产业未呈现较强盈利情况也逐渐成为两面针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两面针多次发布的变更募集资金用途公告也显示,其募集的资金用途大多与日化产业无关,多投入其他产业建设和偿还短期融资券。

 

多年的连连亏损让两面针“叫苦不迭”。2019年,两面针“断臂求生”正式剥离纸业、房地产开发两大大板块业务,保留医药、日化版块。目前,两面针以日化产业为主要业务,致力于发展“大消费、大健康”产业,其中,日化版块主要从事口腔护理产品、个人洗护品、酒店日用品等研发生产和销售,涉及的品牌包括两面针、芳草、沐兰泽等。

 

图片

图片来源于两面针官方旗舰店

 

据国家药监局信息显示,两面针(江苏)实业有限公司、安徽两面针·芳草日化有限公司和柳州两面针股份有限公司三家均获得当地药监局颁发的化妆品企业生产许可证,三家公司涉及的生产项目除了共有的牙膏单元(牙膏类)外,两面针(江苏)实业有限公司还具备一般液态单元(护发清洁类)和膏霜乳液单元(护发类、护肤清洁类)的生产许可。

 

在医药版块,两面针持有亿康药业超90%的股权。值得一提的是,记者在网上查询“两面针护肤”发现,两面针博士后还与亿康药业联合研制推出定位中端的天然特别原料护肤品品牌肌致,且品牌在网上开放了“护肤品加盟”的业务。不过,相比于云南白药轰轰烈烈发力功效护肤品,两面针就显得很“安静”。以肌致为例,目前记者很难在线上查询到品牌的进一步信息。

 

2013年,两面针曾高调宣布以售价59.9元/支的牙膏回归其牙膏领域,随后几年,两面针虽签约了明星代言人、也集中精力致力于研发中高端牙膏产品,但收效甚微。且随着口腔护理赛道的愈加细分,牙膏品类的竞争也更加激烈。

 

当下,除了老对手佳洁士、高露洁、云南白药、狮王、黑人(好来)等品牌的围追堵截,冰泉、舒客、参半等新锐品牌也在紧追不舍。

 

根据欧特欧国际咨询公司2019年10月-2020年9月的数据显示,云南白药、黑人、佳洁士位居中国牙膏行业企业市场份额零售额前三,两面针早已难见踪影。

 

图片

图截自两面针2020年年度报告

 

面对家用牙膏市场的“吃瘪”,两面针近些年有意转战旅游市场。据两面针2020年财报显示,2020年其共售出95462.8万支牙膏产品,其中,家用牙膏2752.27万支、旅游牙膏92710.53万支。不过,即使成为一众酒店的牙膏供应商,旅游牙膏的销量也远超家用牙膏,但由于旅游牙膏的均价低下,利润可谓微薄。且受疫情的冲击,旅游业发展颓靡,2020年两面针的旅游牙膏销量骤缩40%,从2017年的15亿支跌至2020年的92710.53万支,可见,在此大环境下,深陷多元化转型“阴霾”的两面针的牙膏业务可谓节节败退,生存实属不易。

 

而面对直播带货浪潮,两面针目前已开始尝试通过直播的形式开展业务,为企业的发展注入新活力,但该业务模式的销量规模及收入占比还很小。

 

而今,堪比“救命稻草”的中信证券股价走势不容乐观,两面针所持中信证券股票数量也所剩无几,其能否再通过自身实现再盈利,还需时间的检验。 须知道,往前一步就有起死回生、徐徐图之的机会,后退一步就将坠入深渊地狱、万劫不复。






以上资讯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信息传递或传送失误,请及时通知管理员更正或删除,本站积极配合但毋须承担任何 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