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旅行社 >> 旅游景点 >> 国内旅游景点 >> 黑龙江旅游景点 >> 浏览文章

闯关东 ——东北游记12

文章来源:www.114lyw.com   作者:黑龙江旅游   时间2015年06月25日

 


第十二天 2008年7月12日 晴天

今天的行程计划是从虎林到抚远,途中游览虎头要塞和珍宝岛,但没有想到途中有变,改住佳木斯。

虎林天亮的更早一些,加上今天路途较远,7点半我们就吃过早餐,办完手续离开虎林好时光酒店。虎林小县,县城的解放路其实就是309省道,但因修路,我们绕了好几圈才走出县城走上省道,但省道继续修路,半边放行,速度很慢。虎头靠近俄罗斯边境,路上有边防军检查,要进行身份登记。

9点钟我们到达今天第一站——虎头要塞。因为修路,指示牌很不显眼,差一点就错过去。左转再走一两公里就到要塞景区。这里和博物馆同属一个景区,一张通票即可。9点半我们到达博物馆,10点10分离开。

虎头要塞是日本关东军在中国东北部原中苏边境上的一个军事基地,是日本军国主义侵华的重要罪证之一。整个基地规模非常庞大,由猛虎山、虎东山、虎西山、虎北山和呼啸山五个山峰阵地组成,正面范围12公里,纵深6公里,基地设施完备,攻防兼备。日本侵略者用中国劳工的血肉之躯修筑了如此庞大的要塞,却最终成了埋葬他们自己的坟墓。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由于停战的指令没有传达到这个十分闭塞的地方,而日本守军指挥官对俄国军队的宣传认为是造谣策反。这部分官兵从8月12日开始到26日,与苏联红军进行血战,在苏联红军强大的炮火猛烈攻击下,最后以日军的全军覆没而告终。日本关东军2000多人除53人得以生还外其余全部死在要塞里,苏军也付出很大的代价,1000余人献出生命。这场战争的激烈程度和残酷程度在日苏战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于1939年9月1日,德军突袭波兰,英法对德宣战而爆发,继而1942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1945年5月8日德降,同年8月15日日降,二战结束。而虎头要塞这场战争又延续了十一天,时值8月26日,所以此地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之终结地。迟浩田将军为此地碑文题字:“第二次世界大战终结地纪念碑”。

外面的天很热,而日本军事要塞的地下工事里却阴冷阴冷。再次目睹日本军国主义的侵华行径,虽然事隔多年,仍让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心情沉重地在纪念碑前留影离去。

过了虎头,方向向北,变成211省道。这条省道沿着中俄国界乌苏里江方向向北,砂石路面,路窄而不平整,在树林中穿梭绕行。少见车辆,不见行人,偶见放蜂人。在这样的砂石路面上长途行车这还是第一次,车子不是颠簸而是颤抖,有的路段损毁严重,路面的轮廓都很难判断,经常出现突出的石块和或高或低的路基有擦碰车子底盘的可能,只好减速或绕行,所以行车的速度也就不到40公里的样子。

11点37分,到达前往珍宝岛的岔路口,即叫个“公司亮子”的拐弯处,前方一大堆土和竖立着的牌子上写着从5月20日起修路禁止通行。珍宝岛去不成了,正好遇到一位好心的养路工人,他告诉我们,这条路去不了珍宝岛,若一定要去还得返回约十几公里绕道也许那边没有封路可能进去。如此情况,只好作罢,珍宝岛不去了,也就我们这代人的独有的情结,那段忘不掉的历史记载着我们的青春时光。

11点42分,我们终于走出了虎林县界,进入饶河。211公路依然如前,毫无一点改变的迹象。在这样的道路上已经走了两个多小时了,而里程还不到100公里,这样的走法会延长我们的行车时间,到达抚远还有很长的路程……。急躁心情和已在这种砂石路面上磨蹭了两个多小时的感觉,使我的思想或隐或现产生了着急、松懈和麻痹……。而突发事件就在这样的状况下发生了。

在刚过211省道100KM处不远的一个较大急转弯带下坡的路段,略微放开的车速使车子在转弯处无法实施紧急刹车,而砂石路面上的砂砾突然变成车辆滑行的助推器,由于弯急,若踩死刹车,那样车子会侧翻的。从发现车子有些失控到自己本能地不敢再次紧急刹车也就两三秒钟时间,车子顺着转弯外侧的方向沿着公路的左侧侧滑了下去了。

东北的公路绝大多数是垫方,特别在北大荒一带,这里河沟纵横交错,公路大多垫高在两三米左右。在大多数的平原地带,两边是浓密的庄稼地,而在丘陵和树林中的路段两边则是树木和小溪。而我们侧滑下去的地方正好是一片小树林和沼泽地。被一道河脊卡住的车子架在压倒的小树上,正前方横着一条潺潺小溪,左后轮悬空,下面是一个不知深浅的水坑……。

你能不紧张、不惊恐吗?夫人被手刹擦出的半个脊背的青紫可见撞击的力度有多大。小孙子右眼下碰出的一道青痕更让人后怕,若伤着眼睛可怎办?真不敢再想下去……

自己驾车已经十五年经历,自驾游出行算这回是第六次,遇到这种事情还真是第一次。

也就一两秒时间,慌乱中的我们立即清醒地面对这一切。迅速离开车子!让夫人和从睡梦中惊醒而被吓哭了的小孙子迅速推开右侧车门出去,我试着推了一下我的车门推不开便迅速跨过离合器从右侧门出去。

顺着路边的小径爬上公路,再仔细一看,其实前面是一座桥,桥头的石头上刻有“永幸桥”三个字,后来才知道,附近这个村子也叫永幸村。桥下正好有几位洗衣服的妇女和戏耍的小孩。不远处还有一位农民兄弟正往我们这里走来。

我首先确认车子不会着火,然后我又和那位农民兄弟一起来到车前,四周仔细查看车子目前的状况,最后我又再次从右侧车门进入车内,发现车子仍然可以正常发动且声音基本正常。此时的紧张的心情才稍稍有所放松。

好心的人们围了过来,那位农民兄弟说前不久就在这里同样的地方也有一辆车子几乎完全一样的滑下公路,所不同的那辆车是侧翻而我们万幸是侧滑下来。

原来洗衣的女人中间有这位农民兄弟的妻子,他们几个在试着帮我推了几下车子不行后,便决定回村叫人,叫拖拉机来帮我们。我这才又查看了车子的

[1] [2] [3] 下一页



本文转发自http://www.114lyw.com/news/hljlyjd_1279_10838.html,转载请保留出处。
文章关键词:闯关 关东 东北 游记
以上资讯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信息传递或传送失误,请及时通知管理员更正或删除。本站积极配合但毋须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