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旅行社 >> 旅游景点 >> 国内旅游景点 >> 黑龙江旅游景点 >> 浏览文章

在中国东极--抚远二

文章来源:www.114lyw.com   作者:黑龙江旅游   时间2015年06月25日

 

在中国东极——抚远(二)

你可能不会知道,中国有一个镇,只住着一家人家。

有一年,这对夫妻生了一个孩子,镇上的人口剧增,竟增长了百分之五十。

那么,镇长是谁呢?当然是这家人家的户主啦!

这个镇,被胡耀邦称为“英雄的东方第一哨”,有一个班的兵力,10名战士。

这里,流淌着一条神奇而美丽的河——乌苏里江。听过乌苏里江船歌吗?好像是郭颂唱的。

乌苏里江(来)长又长,

蓝蓝的江水起波浪,

赫哲人撒开了千张网,

船儿满江鱼满舱。

这里的太阳起得最早,是我国最早迎接太阳的地方。

传说中,最早沐浴晨光的土地,是吉祥的土地。

最早朝拜太阳的人们,是幸福的人们。

没错,就是这个地方,我们从杭州到抚远,总有八千里路吧,经过这八千里路云和月,就是要来看看这神奇的镇、吉祥的镇、幸福的镇——乌苏镇。

莫说彻夜未眠,莫说那宾馆里,几十次的灯光明灭,千里迢迢来这里,哪能错过这美好时光?

凌晨2时,从宾馆出来,宾馆门口正好停着一辆的士,把睡梦中的司机叫醒,花80元去乌苏镇。

二时左右,东方已经有些光亮,鱼肚白的下方,衬着深蓝色的云层。

司机说:“今天是阴天,可能看不到日出。”又说:“日出是二时半左右,赶到乌苏镇,迟了。”

“迟就迟吧,看不到,也要到乌苏镇。”我们决心挺大,毫不动摇。

汽车在疾驰,两边是黑黝黝的旷野,远处是黑森森的树林,几乎看不到灯光,汽车开了10分钟左右,才闪过一盏昏暗的灯。

东方的天空在翻腾着,仿佛一群黑狗在打闹,在这些黑狗打闹的缝隙中,偶尔透出一点白色的天光。

希望似乎有点渺茫,我在心中祈祷,菩萨保佑,让我们看到这幸福吉祥的太阳。

天一点一点亮起来,但东方还是聚集着不少乌云。司机也叹息了,说:“没希望了。”

抚远到乌苏镇的公路是挺好的,笔直又平坦,50公里,40分钟就到了乌苏镇。

我们原以为乌苏镇会有许多看日出的人们,可汽车进入乌苏镇,竟空前的沉寂,没有人声,没有人影,连狗的叫声也没有。一只狼狗在部队营房口,虎视眈眈地望着我们,也不冲过来,也不叫,大概,这个时候,总会有一些人来看日出,它已习惯了。

可能由于气象报告,今天阴有雨,所以,许多人没来看日出。

美丽神奇的乌苏里江悄悄地流过乌苏镇,流入黑龙江。

这次东北之行,看到了东北的三条大江。

松花江的命运最悲惨,已被污染得不成样子了,渔民已无鱼可捕,前几天,我在同江边的松花江畔,看到那混黄的江水,看到江边水面上泛着的垃圾和白沫,真痛心,这哪是我们心目中那可爱多情的松花江啊!

松花江在哭泣,那混黄的江水在倾诉她的怨愤,那江边的腥风在倾诉她的不平。松花江在向上天控诉,控诉人类的无情,控诉人类的霸道。

黑龙江的污染程度要比松花江好一些,在三江口,松花江和黑龙江的合流处,两条江的界线非常明显,松花江的水是混黄的,黑龙江的水看上去黑一些,实际上是清一些。当地人告诉我,船员们是不吃松花江的水的,他们的饮用水,都是到黑龙江去取的。

乌苏里江,可以说是黑龙江的小女儿,纯洁又妩媚,水质清澈,风光秀丽。青灰色朦胧的江面上,一两只早起的渔船缓缓地向东方驶去。晨风吹起江中的涟漪,给我们送来了乌苏里温馨的问候。

早安,乌苏里!钱塘江边的两位老人向你问好;早安,乌苏里!西子湖畔的两位游客向你致敬。

乌苏里江的对面就是俄罗斯,那大片的森林,那开阔的湿地,都显示了俄罗斯幅员辽阔,地多人少的特点。那东北面的岛,就是黑龙江最大的岛:黑瞎子岛。用望远镜望去,还能看到教堂的尖顶呢。黑瞎子岛一直是中俄双方有争议的地区,近来,双方政府已签订了协议,近期要归还黑瞎子岛的一部分土地给中国。归还后,据说,这里要建立国际贸易区,要发展旅游业。

凌晨3时,江面上已清晰如白天,但天空中的乌云还未褪去,东方已经有点微红。

在江边,我看到了1999年立的乌苏镇的石碑。这全国人数最少的镇,名气却比那些上万人的镇大得多,乌苏观日,已成为一大胜景,每年有数以万计的人们来此观光旅游。

连当年担任总书记的胡耀邦,也兴致勃勃地跑到这里,奋笔挥毫,写下了“英雄的东方第一哨”的题词,那是1994年8月的事。

这里有个瞭望塔,估计有20多米高,还有部队的营房,还有一个旅馆。这时候

[1] [2] [3] 下一页



本文转发自http://www.114lyw.com/news/hljlyjd_1279_10835.html,转载请保留出处。
文章关键词:中国 抚远
以上资讯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信息传递或传送失误,请及时通知管理员更正或删除。本站积极配合但毋须承担任何法律责任。